嘿嘿黑椒牛排

受不了极地的寒冷,就看不到极光的美丽

午后(若叶+微速度)

   午后的时光永远最惬意

   喜爱的书本,舒适的地毯,恰到好处的阳光

   以及

   各怀心思的两人

   

   今天很安静呢。松野轻松翻阅着手中的书,有些诧异的想着

   小松大概是去打小弹珠了,还顺走了自己的一点零钱,这个家伙真的有作为长男的自觉么

   空松和椴松又去钓鱼了,穿着他自以为豪,其实却痛得要死的闪片背心,走前椴松还在吐槽他

   一松带着猫出去散步了,估计又是去哪个公园或者小巷子喂猫了

   一切都一如既往,除了身边这个家伙。轻松将目光余角分给坐在沙发上睁着猫眼发呆的弟弟

   今天没有活力四射的跑出去打野球呢。

   本来还是有点担心是不是生病了,或者别的,但却被十四松用力地拍着后背大笑着说“轻松哥哥不要担心!我很好哦!”

   现在想想后背还有点疼。抓着书本,轻松感到后背还是有些难受,幅度很轻的动了动身子

   但这一动作却被沙发上的十四松发现了,他一下子扑了过来,从后背抱住了轻松

  “十四松?”轻松被这不小的力道撞得向前扑去,趴在桌上想要回头询问自家弟弟,却被他有些迷茫的目光看得愣住了

  “轻松哥哥”十四松甩了甩袖子,定住轻松的头,然后贴近轻声唤道“什么是喜欢呢”

  “啊?”轻松被这突如其来的问题弄得有些懵,盯着十四松近在咫尺的面孔,他不知道该如何回答

   松野十四松是出了名的开朗狂人,没人能弄清他在想什么,即使是从小就和他关系亲近的一松。

   他总是能做出让人措手不及的事。

   也许他自己都不明白自己想做什么吧?

  “....”室内一时陷入了沉默

   许久,轻松感觉脖子开始僵硬,这样的动作让他有些不适,但是又不敢有动作。他思索着该如何回答,但无论怎么编造语句,都觉得有哪里不对

  “说不出来么?”十四松眨眨眼,又问道

  “啊....抱歉”轻松被他的目光看得有些脸红,但又疑惑自己为何会这样。

  “没关系!轻松哥哥不必自责哦!”十四松终于是放开了轻松,转到他的对面趴在桌子上说道,“我也问过大裤衩博士!他也不知道!”

  “啊...哈哈哈,是么”轻松干笑道,将目光放入手上的书,但心里却百转千回“那个...十四松啊,为什么突然想问这个呢?”

  “因为小松哥哥说最喜欢轻松哥哥了!”十四松用袖子遮住嘴,猫眼看着轻松

   嗯???轻松一时没有反应过来,这和小松有什么关系?

   难道是今天中午,小松把自己的零钱抢走后留下的那句“轻松你最好了!哥哥最喜欢你啦!”的玩笑话? 

  “小松哥哥也很喜欢你的,大家都很喜欢的”轻松试探的询问着

  “不对!”十四松依旧端坐看着轻松,“不一样哦!小松哥哥对你的喜欢不一样!”

   轻松的冷汗都出来了,湿润了他的后背。总觉得这个对话要朝着不好的地方发展了,还是赶紧断了吧。

   正当轻松张口想要糊弄过去的时候,被十四松突如其来的一句话噎的愣在了原地

   “小松哥哥对轻松哥哥的喜欢!和我一样哦!”

   

   “咚!”那句话像是块铁锭,猛地砸在轻松头上。

    大事故

    太糟糕了

    就这么,轻松和十四松像是对峙一样,坐在桌子两旁,相视无语


    直到其他兄弟回来前,两个人都没有再说过一句话

    轻松也没有再多想,也不敢再多想,他总觉得,如果就这么追寻下去,对谁都不好

    十四松也像什么都没有发生过一样,依旧和兄弟们嬉戏打闹

    两个人心照不宣的选择了沉默


    夜晚,一切都沉寂着

    身边的体温,轻浅的呼吸,幽幽透进的月光

    以及,无法安睡的一人


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撸否不会吞空格吧?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奇怪的脑洞,第一次在撸否写文,请多关照

啊坐在床上听歌看到窗帘没关好阳光透进来后突然想写,就动手了【烟】

花了半个多小时,我的文力随着肝力越来越不行了【泪躺】

若叶真的好萌啊!!他们的中之人更萌!!!【葛优瘫】

大辅简直真人版十四啊_(:зゝ∠)_

野神若叶可以串着写呢hhhhhhh


评论 ( 6 )
热度 ( 26 )

© 嘿嘿黑椒牛排 | Powered by LOFTER